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

曾道雄教授更正當年訪談所提到的年代





 曾道雄2010年攝於《想為台灣做一件事》新書發表會。
攝影謝慶龍。



 邱斐顯


最近,我在整理二二八的相關資料,
和友人談起最早的二二八紀念音樂會時,
朋友說,最早的紀念音樂會是在1992年。


我心裡一直都記著,
曾道雄教授於2006年接受我的專訪時,
他說他負責籌劃第一場二二八紀念音樂會的曲目,
並且擔任指揮,為二二八家屬慰靈,那是在1994年。


我也從一些與二二八研究相關的書籍上,
找到當年二二八事件受難家屬林宗義博士說的,
他們在1992年籌辦第一場紀念音樂會。


這聲好啊!
到底佗一个才正確?


前些日子,我為此事去信請教曾道雄教授。



曾道雄教授與邱斐顯    2010年攝於《想為台灣做一件事》新書發表會。
攝影謝慶龍。


他回信說,「應是1992,林博士說得對!請參照民視【228 事件專輯】
(24'35" 有我指揮的慰靈音樂會:布拉姆斯/悲劇序曲 & 莫札特/安魂曲)。」



曾道雄教授又接著補充說明:「那是我提供的年代錯誤資訊,真抱歉。好在可修正。在那次音樂會之後,我又在尤清縣長的邀約下,在台北縣作了兩次 228 慰靈音樂會。一次在板橋文化中心:曲目有華格納的歌劇【最後的護民官】序曲 & 法國作曲家佛瑞 (Faure) 的安魂曲。另一次是在三重市公園露天演出的馬勒【復活】。可能曲目多,憑記憶把年代也搞錯了。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以下是放在我部落格的專訪文章,為了慎重起見,
也遵照曾道雄教授的意願,特此修改。


一九九二年,曾道雄第一次為二二八事件慰靈主辦音樂會,並邀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出面,以國家元首身份在國家音樂廳,第一次向受難家屬致意。藉著舉辦這場音樂會,曾道雄也把長年旅居海外的黑名單音樂家蕭泰然老師邀請回台。


國家音樂廳過去一向都在節目開始之前播放國歌,並要求全體聽眾肅立。由於曾道雄的堅持,這場具有特殊紀念意義的音樂會,首度破例,不播放國歌。曾道雄在會中安排演奏台灣民謠、布拉姆斯的「悲劇序曲」,以及眾所週知的莫札特「安魂曲」,為受創甚深的二二八事件家屬,洗滌積壓了四十多年的心靈沈痾。


台灣聲樂教父:拒演蔣介石的曾道雄
文/邱斐顯


上述文章〈台灣聲樂教父:拒演蔣介石的曾道雄
收錄於《想為台灣做一件事》,2010年出版,前衛出版社發行。


邱斐顯,《想為台灣做一件事》作者。





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

金門.人權.翁明志




金馬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翁明志



邱斐顯


20161101日,翁明志出任懸缺已久的福建省政府委員兼秘書長。這是翁明志第二度接下這個職務。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、陳水扁當選總統後,他首度接下這個職務。2008年翁明志隨著陳水扁總統下台而卸任。2016年蔡英文當選總統,翁明志再度被指派接下這個職務。2017118日行政院金馬聯合服務中心正式成立,以合署辦公模式與福建省政府共同辦公,翁明志同時也接下「服務中心執行長」的職務。


高中時代,民主意識初萌芽


翁明志是少數旅居台灣甚久,且參與台灣民主運動甚深的金門人士。他國中畢業後來台依親,就讀中壢高中。當時他的美術老師簡錦益(後來參選並當選黨外省議員),深受許信良影響,上課之際,經常批評時政。翁明志從小在金門長大,受國民黨教育影響,無論意識型態、國家認同、政治取向,與都一般金門人無異,剛開始接觸簡老師深具批判性的言論時,他十分排斥。後來他慢慢發現老師的評論有理,民主意識逐漸在心中萌芽,因而開始反思國民黨教育。


19771119日中壢事件發生,翁明志當時是大一學生(政大財稅系)。這個事件對翁明志衝擊很大。他對桃園縣長許信良從同情轉為支持,並開始買黨外雜誌來看、拜訪黨外人士,聽他們的政見發表會。看到台灣的民主運動日漸發展,翁明志心裡不斷質疑:台灣人可以選自己的縣市議員,為人民喉舌。自己的故鄉金門,長期被軍方管制,連諮詢代表都是軍方指派的,人民的權利受到諸多限制,是否合理?


翁明志大三那一年,19791210日,美麗島事件發生,黨外菁英被國民黨政府大肆逮捕,大眾媒體全面追殺民主人士,從此他開始投入為黨外人士助選。19831985年他當兵服役,他將自己所見所聞,化為文字,為金門人抱屈,並投稿到黨外雜誌,之後被軍方以特殊份子列管,直到退伍。


主張愛與非暴力的前台北市議員江蓋世,在他所著的《我走過的台灣路》一書中,以文字記下他對翁明志的介紹。


人權長跑,桃園跑到總統府


「我有一個好朋友,叫做翁明志,他跟我同年齡,一九五八年生,金門人,政治大學畢業,在學校期間,他就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,朋友都稱他為『翁大俠』。他在政大讀書的時候,有一次因為木柵淹水,他租的房子淹水了,他的書籍家當全泡湯了,剛好那時候,立法院剛剛通過國家賠償法,翁明志便一狀告到法院,要求國家賠償,他因這個事件,而上了媒體,成了校園內的焦點人物。後來,他參加市議員選舉敗北,而後投身金門馬祖自救運動,要求解除金馬地區戰地戒嚴,恢復金馬人民應有權利。」


198511月底,江蓋世找翁明志討論策劃19851210日世界人權日的紀念活動。江蓋世列了三個方案,翁明志告訴他,最可行的方案是「人權長跑」,從桃園跑到台北總統府,短距離的慢跑。翁明志說:「桃園那邊的人,因為我助選過,比較熟,後勤補給較沒有問題,距離短,容易做得到。」他們兩人果真排除萬難,於1985128日從早上八點跑到晚上六點,從桃園跑到台北市總統府廣場。



翁明志(左)與江蓋世(右)攝於台北市總統府廣場。照片提供:江蓋世


19861130日,許信良等海外黑名單人士搭機返台,上萬人前往桃園機場接機,遭憲警、鎮暴警察強力封鎖和圍堵七個小時,並被消防車的強力水柱和催淚瓦斯所傷,引爆流血衝突。翁明志、江蓋世等多位《自由時代》雜誌社同事都到場採訪。當天,影像媒體「綠色小組」在現場拍攝軍警施暴鏡頭,並以最快速的時間將錄影拍攝的畫面從桃園送回台北。綠色小組這支「機場事件」的錄影帶,徹底扭轉了1986年底選舉的局勢。


成立第三映象工作室


翁明志受到很大的震撼,他心想,現場採訪的文字記者,與攝影記者拍到的照片,都必須再花時間整理,文字要寫,照片要沖洗,然後刊登在雜誌上、出版與行銷。錄影帶則是剪接、製作後,大量拷貝即可行銷,可以快速傳播。翁明志不久之後便離開《自由時代》雜誌社,自己創業,成立第三映象工作室。



翁明志(圖右)與周柏雅(圖左,現任台北市議員)舉著抗議布條,聲援「救援雛妓」運動。照片來源:翁明志提供。攝影邱萬興


1987715日台灣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令,但金門、馬祖依舊戒嚴。1987827日翁明志,與王長明、陳振堅以及其他金馬青年等多人,一起去台北縣新店市的福建省政府請願。他們要求:「解除戒嚴」、「廢除軍管」、「開放觀光」、「縣長民選」,從此揭開金馬民主運動的序幕。



照片來源:翁明志提供


他們靜坐了一個多小時之後,福建省主席不接見、不理會。他們把請願書燒掉而後離開。1987109日,他們往上請願,從立法院、行政院、監察院,到總統府一一走訪陳情。除了總統府,其他三個單位都接下請願書。但是荒謬的是,幾個月後,次年1988年,他們申請出入境證,結果境管局不核發。他們三人結伴到內政部抗議,內政部答覆說:「金門是國防部管的。」他們因此成了國民黨當局的黑名單,無法自由出入故鄉金門、馬祖。


1988520日,全台農民集結北上請願,在台北街頭爆發嚴重衝突流血事件,當天在立法院前,民進黨基層黨工詹益樺把立法院的看板敲打下來,第三映象工作室的攝影師正好全程拍攝。翁明志表示,由於影像拍得太清楚,原本有些人還以為他們是所謂的「爪爬子」,後來翁明志更因這場農運抗爭遭警方逮捕,羈押在土城看守所一個多月。


和平抗爭,撼不動軍事統治


1989年,無法返鄉的翁明志開始串聯金馬在台人士,組成「金馬愛鄉聯盟」,於1989年八二三砲戰(41週年)紀念日舉行抗議遊行,並提出「實施民主憲政、廢除戰地政務實驗」等訴求,來表達金馬地區人民對「長期軍管、人權剝削」的強烈不滿。



照片來源:翁明志提供


翁明志發現,和平抗爭,完全無法撼動國民黨「軍事統治」,因此他接受民進黨徵召於1989年底參選金馬地區立委,以示對黑名單的抗議。爾後,他要回故鄉設辦事處、發表政見,申請出入境證,依舊遭到刁難。當時內政部回覆他:「台端有礙戰地安全,不予准許。」


翁明志因而採取法律行動,控告國防部長與入出境管理局妨礙自由;並且到中正紀念堂施放「空飄政見氣球」。選舉前一週境管局才核發證件給他,讓他返鄉參選,並規定他選完第二天立刻離開金門。他在政見發表會上撕毀出入境證,表明他要留在故鄉為民主、人權奮鬥。投票次日,軍方立即送上一本新的出入境證給他,並將他強制驅逐出金門。


199151日,《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》廢除,但金門因仍屬戰地,隨即進入臨時戒嚴(所謂的「二度戒嚴」)。翁明志等金馬青年不服,於57日號召金馬旅台人士,在立法院前展開絕食抗議行動。這項活動,持續了11天才結束。這段時間,台灣人民也運用各種方式不斷抗爭,迫使國民黨終於在立法院三讀通過,廢除「懲治叛亂條例」。


199211月國防部宣布金門縣解除戒嚴,終於結束長達43年之久的戒嚴與實施36年的戰地政務實驗。


邀友助選,講台上下只兩人


1993年金門終於首次開放縣長民選。19941月翁明志再回金門參選縣議員。這一次翁明志邀請他的好友江蓋世遠赴金門助選。二十多年後,江蓋世在他的臉書寫下這段往事:


90年代,我曾經專程去金門,為好友翁明志助選站台。我一站上講台,一眼望去,空蕩蕩廣場,沒半個人……,只有情治人員,離我們很遠的地方,錄影蒐證。而他們的背後,則有一些金門鄉親,頭望著我們,相隔數十公尺之遠,匆匆忙忙,走來走去,就是不願走進情治人員拍攝得到的廣場內。當時,我鼓起勇氣,拿著麥克風,對著金門空氣,賣力演講……。我講完了,站在台下的翁明志,他『一個人』給我熱烈的鼓掌!」



照片來源:江蓋世提供


1998年,翁明志不惜再為民進黨一搏金門縣議員的席次,民主化仍未跟上腳步的金門,翁明志依然敗北。直到2000年首度政黨輪替,由民進黨陳水扁接任總統後,翁明志才得以回到金門定居。此時,距他15歲離開金門的時候,已經27年了。這27年來,他在台灣所經歷的民主經驗,是一般金門子弟感受不到的。


談起金門數十年來的變遷,翁明志不得不坦白地說:「台灣的民主經驗,不適用於金門。」


翁明志指出,意識型態上,金門像是一個大眷村,長久以來受到「大中國思想」影響,加上「軍管」、「戒嚴」時間太久,地緣上離台灣也較遠,因此台灣的民主經驗鞭長莫及。國民黨一向在金門實施「指導式的民主」,數十年下來,縱使台灣的政黨輪替已經一次又一次,但是放眼望去,金門的政治由國民黨一黨獨大的現象,始終歷久不衰。


歷史發展,台澎金馬大不同


台灣從18951945年間,由日本殖民統治;金門卻是在國共內戰後,八年抗戰期間(1937~1945年)被日軍占領。同是日本統治,台灣的日本經驗和金門的日本經驗不大相同。


近年來,相對於台灣本島的台獨意識愈趨高漲,金門人士的政治態度其實是很矛盾的。


台灣人和金門人,各自有歷史悲情,但互相無法理解,或者因此產生誤解。台灣人遭遇國民黨軍隊在「二二八事件」中的大屠殺,金門人不曾經歷過;金門人有「古寧頭戰役」與「八二三炮戰」的戰爭歲月,台灣人也感受不到。


台灣人在主張獨立時,金馬人民不但無感,而且有疑慮,因為金馬人民心裡認為,他們地理位置離中國最近,但是他們為台灣人擋子彈,得到的卻是台灣人主張的「台灣獨立」論。他們認知的台獨主張,就是要「放棄金馬」。對金馬人民而言,「放棄金馬」就等同於「回歸中國」,要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,這是他們堅決反對的。


反過來說,台灣人民認為金馬人民是「中國統一論」的支持者,這顯然也是誤解。因為如果台灣能反攻中國,那當然最好。對金馬人民來說,因為他們不樂於被中國共產黨統治,也害怕中國共產黨藉機攻打金門、馬祖,因此他們才會極力反對台灣獨立。金馬人民的這種論點,與台灣島內的「獨台」持者極為相似,亦即他們希望「維持現狀」。


民主思潮,有待紮根與耕耘


金門由戰地轉型為民主常態社會過程中,最大的阻力,第一個是金門人的國家認同與意識型態。第二個是金門人民的公民意識欠缺:國民黨的勢力、宗親力量、派系(農會),以及金錢、人情包袱等,以致人民無法理性判斷候選人的政見。


過去,翁明志在金門主動參選的機會全告落選。金門始終是民進黨無法攻下的最艱困選區,民進黨至今仍沒有金門「立委」席次,最多只爭取到縣議員的席次。翁明志指出,2000年總統選舉時,金門約3%的得票率。2016年雖已成長到16%的得票率,但是解嚴已經二十多年的金馬,人民的民主思潮,仍有待積極紮根與耕耘。



邱斐顯,《想為台灣做一件事》作者。




延伸閱讀:



「想為台灣做一件事」影音檔 1 2010115日)



《想為台灣做一件事》自序






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

《最後寵姬》:值得推薦的歷史小說

邱斐顯

《最後寵姬》是我最近所看著的冊內底,予我印象真深、非常感動的一本冊。作者是德國的歷史小說家--佩特.普朗格(Peter Prange)。

看著這本冊的時陣,我人佇圖書館,手頭已經借幾若本冊矣。我佇冊架仔看著這本冊。本來,我對宮廷內底的故事,完全無啥物興趣。坦白講,我對遐的寵妃、寵妾,為著爭取一个君王的寵倖,不擇手段去排斥別人的作法,非常袂欣賞。



但是我看著冊的封面:正手爿頂頭,一个女士用面紗遮去一部分的面容;冊中央囥的是冊名,下面一幅圖,看起來敢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風景,博斯普魯斯海峽頂頭的景緻。我予這个封面吸引著,我的頭殼內,回想著二十幾年前(1989年)我去伊斯坦堡旅遊的記持。

彼當陣,台灣才拄開始有人去土耳其自助旅行轉來。怹真佮意彼擺的旅遊,因此開始公開招集朋友閣去一擺。我因為好奇就去報名參加。我頭一擺出國,選擇的國家和路線,就是上蓋少人去過的所在。


1989年,邱斐顯於土耳其Cappadocia


彼當陣,土耳其的國內外通訊攏無偌好,欲敲一通國際電話,需要去郵局排隊排真久,有當時閣無一定排會著。所以我干焦會當幾若工才敲一擺電話轉來台灣。彼一擺的旅遊,阮這个台灣自助旅行團的二十外人,攏總佇土耳其行踏半個月。雖然有種種的無方便,但是土耳其這个國家,有真濟特殊的地理景緻、文化古蹟、人文歷史、宗教信仰,確實予觀光客真深的印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1989年,邱斐顯於土耳其某家住宿飯店。


 1989年,邱斐顯與飯店吧台的土耳其員工。


這本《最後寵姬》的原文是德文版,2007年出版。但是中文版,是到2012年才出版。我佩服這本中文冊的封面設計者,伊確實設計甲真讚,予我提起來了後,就毋甘放落去。

紲落去,我閣反著一頁,頂頭寫著序幕  希望之夜 一八九五,看著遮的字了後,我就閣較想欲借這本冊來看。我想欲知影,一八九五年,這个影響台灣真深的年代,對世界上別个所在或者是國家,敢有啥物特別的意義?

一八九五年,清朝佇甲午戰爭失敗了後,佮日本簽訂馬關條約,將台灣割送予日本,台灣開始接受日本殖民統治。無仝款政權的轉換,予台灣人民的生活衝擊非常大。我好奇的是,敢講這一年,別个國家嘛有類似的經驗?

原來,一八九五這一年,彼當時的鄂圖曼帝國(1923年以後才改稱做土耳其共和國)境內,嘛發生無仝款的種族之間互相屠殺的代誌。

《最後寵姬》的作者,德國的歷史小說家--佩特.普朗格(Peter Prange),伊佇這本冊的中文版序,寫講:我雖娶了土耳其女子為妻,卻是在當地觀光時才湊巧發現了後宮世界。當時我在伊斯坦堡參觀托卡比皇宮閨房,發現後宮的傳統延續到二十世紀。一九○九年,鄂圖曼帝國最後一位獨裁蘇丹王阿布杜勒哈密二世,被青年土耳其黨人拉下台並遭到放逐,帝王的後宮才遭廢棄。

這款的旅遊收穫,予普朗格全精神投入去研究這段鄂圖曼帝國歷史,而且運用小說的筆法,寫出小說內底的人物所有的愛、恨、情、仇,喜、怒、哀、樂,以及悲、歡、離、合的種種故事。人所講的「歷史小說」,就表示這部小說是以事實為根據,再加上作家家己欲創作的主角佇歷史當中的角色。

莫怪德國人稱呼普朗格是歷史小說天王。小說一開始,伊就描寫兩个互相敵對的民族(亞美尼亞人與庫德人)、無仝宗教信仰(基督教佮伊斯蘭教)的查某囡仔艾莉莎佮法德瑪是好朋友,怹共同面臨家庭、民族衝突,不得不手牽手行入蘇丹皇宮……,艾莉莎無興趣做寵妃,干焦數想宮外的自由,法德瑪(後來改名法蒂瑪)想空想縫,就是欲爭取鄂圖曼帝國(最後一位獨裁)蘇丹王,阿布杜勒哈密二世的寵倖。

艾莉莎有機會佇後宮內底學習外國語言,學會曉講德國語,伊後來愛著對德國來的醫生菲利斯。但是後宮之中嘛有一位太監納迪爾深深愛著艾莉莎,尾仔,甚至為著幫助艾莉莎,失去了家己的性命……法蒂瑪為蘇丹王生一个後生,但是叛變的軍官泰孚愛著法蒂瑪,他想盡辦法欲將法蒂瑪帶離後宮……

艾莉莎佮法蒂瑪怹這兩个查某囡仔,由1904年入宮,一直到1909年後宮解散,前後不過才五年的時間。等到一切情勢完全改變(帝國崩去矣,後宮被解散),怹雄雄得著自由,會當離開後宮的時陣,怹才知影皇宮外面的世界是比後宮內底閣較複雜、閣較危險,怹必須愛面臨閣較艱難的挑戰,才有法度生存下去。

蘇丹王阿布杜勒哈密二世_Sultan_Abdul_Hamid_II_of_the_Ottoman_Empire
(照片取自Wikipedia


1909年的伊爾迪茲宮_1200px-Yildiz_palace_1909(照片取自Wikipedia


其實,普朗格這部小說,描寫的毋干焦是這兩个女性的一生,伊描寫整個鄂圖曼帝國佇十九世紀尾、二十世紀初,所有的皇宮內底的各種身份地位的人、各種無同的種族、帝國的軍隊、要求改革的亞美尼亞反對運動鬥士、發動政變的土耳其青年、外國來的外交官、新舊政權交替的政治情勢、經濟變化……,對咱遮的毋捌這个鄂圖曼帝國(或者是土耳其共和國)歷史的人來講,這本小說是上好的教材。


托卡比皇宮_1024px-Topkapı_-_01(照片取自Wikipedia


普朗格最後講著:「本書譯成了十五種語言,現在台灣的讀者即將看見,更讓我高興不已。姑且不論各種外在差異——也許我在書中提及的歷史,也曾經發生在某一段華人歷史上。這就是作家想藉由故事所達到的:讓故事能在每個國家、每個文化裡,被當成發生在當地的事情那樣看待。

我相信,咱台灣人佇無仝款的政權轉移的時,一定有真濟使人感動甲流目屎的故事,遐的精彩的程度,應該嘛袂輸這本《最後寵姬》,但是欲親像有普朗格這種遐爾仔用心研究、用心寫作的歷史小說家,以及遐爾「利劍劍」的文筆,目前敢若猶真僫揣到。


附註:

佩特.普朗格(Peter Prange),一九五五年生,以研究文藝復興時期的情愛享樂主義論文,得到博士學位。

他描寫東西德的小說《琥珀護身符》(Das Bernstein Amulett)問世後蜚聲國際(由德國第一公共電視台ARD搬上大螢幕)。歷史小說《公主》(Die Principessa)、《女哲學家》(Die Philosophin)、《叛逆女人》(Die Rebellin)(合稱「創世者三部曲」),高踞《明鏡》周刊暢銷排行榜好幾個月,並翻譯成十多種語言。而《價值》(Werte)一書為描寫西方思想史傑出的重要規範,還被德國總理梅克爾用來作為她歐洲願景的依據。

他的作品已翻成有26種語言之多,暢銷全球兩百五十萬冊。



邱斐顯,《想為台灣做一件事》作者。



《最後寵姬》阮兜的小笑詼

文/邱斐顯


佇阮兜,定定有這種情景出現:一个中年媽媽(我),定定糊里糊塗將目鏡、手機仔凊彩亂囥,揣無ê時陣,就對查某囝咻:「我的目鏡佇佗位?你有看著我的目鏡無?」、「我的手機仔佇佗位?你有看著我的手機仔無?」

阮查某囝總是會安尼應我講:「妳又擱塊找目鏡/手機仔?」

前兩工,我咧揣一本對圖書館借轉來的冊,就家己踅踅唸:「《最後寵姬》佇佗位?」

阮查某囝聽著了後,應我一句:「共敲一下。」
我聽無她ê意思。「唅?你講啥?」

「你毋是講,最後手機佇佗位?逐擺你揣無手機仔的時陣,攏愛用這種方式(用厝內的普通電話,共敲一下,予伊霆一下),共手機仔揣出來。」

「毋過,我講ê《最後寵姬》是一本冊,我毋是講『最後手機佇佗位?』」
阮查某囝開始放聲大笑……





邱斐顯,《想為台灣做一件事》作者。





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

林山田:捍衛人權的刑法大師--閱讀李昌鈺 回想林山田(下)


林山田:捍衛人權的刑法大師
--閱讀李昌鈺  回想林山田(下)
文/邱斐顯 
 
 林山田主張廢除刑法100條。攝影邱萬興。


七、林山田畢生願望,台灣獨立

1992515日,立法院三讀通過「刑法100條」修正案(即反對黨要求的「廢除刑法100條」之意)。雖然此為是「修正」,而非真正「廢除」,但是對國民黨政府而言,不再有所謂的陰謀犯,也明定「強暴、脅迫」才是內亂的要件。

至此,台灣才真正邁入「言論自由」的年代。也正因此,終於迫使國民黨於修正案通過後不久,把上述所提的十位「主張台獨」的政治犯通通無罪開釋;原本其他獲交保,或特赦的政治犯身上所背負的「刑」與「罪」,至此全部消除。

1995年林山田教授開始宣揚台獨理念,1996年他更投入台灣建國運動。2004年退休後,林山田教授對於自己的刑法專書修訂,仍親力親為,毫不懈怠。2006年他擔任陳定南教育基金會創會董事長。2007年,他因胰臟癌,病逝宜蘭。

李昌鈺博士有他的太太宋妙娟在背後支持他,林山田教授也有一個全力支持他的愛妻--劉初枝教授。劉初枝教授,德國杜賓根大學法學博士,曾任輔大法律系教授,台北市政府公訓中心主任、考選部部長。

2015125日中午,由當年「刑法100條」的政治犯--鄒武鑑負責作東,江蓋世負責聯絡,舉辦「李鎮源百歲暨100行動聯盟24週年紀念」感恩餐會,邀請當年投入「100行動聯盟」的教授、助理群、社運人士,與被救援的政治犯共聚一堂,分享當年在街頭救援與在獄中抗爭的點點滴滴。

林山田教授的夫人劉初枝教授應邀出席這個餐會。她表示,她身為林山田的「家後」,在背後默默支持林山田,當年她負責接電話、還書等行政工作,「恐嚇電話都是我在接的,裝鬼來嚇人的也有」,當時雖然有些害怕,但人只要坐的正、站的穩就不怕,林山田也以此為傲,他認為「100行動聯盟」是第一個成功的社會運動。(引自民報記者林冠妙。)


八、背景貢獻,大不相同

1938年李昌鈺出生於江蘇,他一歲多時全家就搬到上海。1943年他父親擔心戰事愈演愈烈,就讓他母親帶著子女遷到台灣。19491月,他父親李浩民搭乘太平輪要到台灣來,卻不幸遭遇船難。李昌鈺的父親驟逝,家道中落,他因而選擇就讀不需繳交學費的警官學校,最後走上鑑識科學之路。

李昌鈺五歲時來到台灣,並且在台灣接受完整的教育,直到讀完警官學校才出國,不過李昌鈺跟許多1949年之後來台的中國人一樣,到了美國深造、工作多年,仍以「中國人」自居。他自以「華裔人士」,能躋身美國鑑識科學界為榮。

相形之下,林山田則是道道地地的台灣(台南)子弟,讀完警官學校後,出國深造回來,全心奉獻刑法教育,最後更以「台灣獨立」的目標,做為他終身的職志。


九、鑑識辦案,仍重表達

李昌鈺博士在書中陳述:他投身美國鑑識科學領域數十年,仍時常感受到一般白人對膚色、種族的歧視,所以他更要以自己的表達、溝通能力來讓他的鑑識成果受人肯定。

他參與案發現場的鑑識工作後,常常需要在法庭上作證,向陪審團解釋鑑識的過程與結果。有一次他在法庭上,對方律師想羞辱他,就故意問他:「李博士,您說您是從台灣來的?」李昌鈺博士回答:「是的!」對方律師:「難怪剛剛你說的英文,我聽不太懂!」他正等著看李昌鈺如何回應。李博士反問陪審團成員是否聽得懂他的話,陪審團成員與法官都點了頭。然後李博士對這位律師說:「……好像只有你聽不懂……這就是你的問題囉!」

可以想見,李昌鈺這樣的應答,需要多少的機智與勇氣。鑑識科學的研究,固然是一門自然科學,涉及諸多的生物化學或生物物理專業的理論,但是要讓鑑識科學的成果可以為整個社會服務,「表達與溝通能力」仍是極為重要的一環。李昌鈺博士在書中這麼說:「在案件的偵辦審理中,除了要能提供專業客觀的鑑識報告之外,出庭時的語言應變能力也相當重要。」


十、鑑識專家,回饋台灣

李昌鈺博士在書中自述:「大家對我這個從台灣來的小警察,成長於貧困的單親家庭,如何在美國完成博士學位,成為第一個華裔警政廳長和國際知名的鑑識專家,充滿了好奇,想知道我如何成為一個大家眼中的『成功人士』。」

讀完他這本自傳,我們都可以得到這些答案了。然而,讓我感動的是,李昌鈺博士一直有心「回饋台灣社會」。1993年,他就受當時的警政署長盧毓鈞請託,幫刑事警察局建立DNA實驗室。此後,李昌鈺博士不斷協助提昇台灣鑑識科學的水準。法務部調查局曾經先後於1994年與2005年舉辦「國際鑑識科學研討會」。

2005年在台灣舉辦的「國際鑑識科學研討會」,李昌鈺博士的號召之下,約有來自英、美、日、加、法……等50多個國家、超過200位的鑑識領域菁英,齊聚台灣,參與科技鑑識領域的專題研討,會中並發表了兩百多篇學術論文,包括英國首屈一指的FSS科學鑑識中心主席威瑞博士、美國秘勤局、FBI實驗室主任、日本警視廳科學家、韓國警察科學研究所等國家一流鑑識單位的重量級人物。他們都是應李昌鈺的大名,雖然自己國家與台灣沒有邦交,依然前來台灣參與盛會。這一場國際鑑識科學研討會,台灣也派出相關鑑識人員150人參與盛會。如果不是李昌鈺博士的奔走鼓吹,台灣的鑑識科學發展,很難如此備受國際矚目。

李昌鈺曾經為台灣的幾個重大案件做鑑識工作,包括他「無能為力」的陳文成命案與尹清楓命案(因為沒有現場、沒有照片,也沒有物證),以及1991年蘇建和等三人的死刑案,1996年的劉邦友命案、彭婉如命案,2004年「三一九槍擊案」……等等。

其中,纏訟21年的蘇建和、劉秉郎與莊林勳3人被控殺人案,台灣高等法院終於在2012831日做出再更三審宣判,根據李昌鈺的鑑定報告,以及命案現場、行兇用菜刀上均未採到3人毛髮或DNA,合議庭以沒有證據顯示3人涉案的情況下,做出「無罪定讞」的判決。 


 李昌鈺與江蓋世。


十一、政治犯議員拜會李昌鈺

我的丈夫江蓋世,曾任兩屆(1994~2002)台北市議員,尤其在第二任市議員任內擔任警政衛生委員會召集人。他本身曾經是遭逮捕入獄的政治犯,他對台灣政治案件,從美麗島事件以來,一直到戒嚴前後,受刑人遭到刑求逼供的情形,深惡痛絕,他尤其厭惡統治者利用警察做為鎮壓人民的工具,因此他極為支持鑑識科學的發展,並要求市政府應編列預算,提升鑑識科學的水準。因緣際會,當李昌鈺博士返台發表演講時,他得以有機會前去市警局拜會李昌鈺。

為了搜尋這些陳年往事,我借助Google的搜尋引擎。沒想到,網海一搜,竟然讓我找到了一筆資料。那是刊載於2000102日台北市議會公報第61卷第19期的「警政衛生部門質詢記錄」。 




江蓋世的發言記錄上提到:「……本席在911日親自到警察局聽李昌鈺博士的一場演講,聽完後非常的感動,原來警察辦案,不是光靠子彈拳頭,而是必須透過心理學、生物、彈道、化學、物理等等各種微物,才能找到蛛絲馬跡,如用一個細微的纖毛證明事實的真相……」

當我閱畢此書後,把書轉給蓋世閱讀。等蓋世也看完李昌鈺博士的這本傳記後,他對我說:「那時候李博士送我一把尺,我都不知道這把尺原來還有典故的。」

我女兒原本是最先借書的人,她終於在期中考結束之後,向她爸爸要回她借來的書。她直說:「真的有夠誇張的,我借來的書,竟然最後才輪得到我看。」不過,當我秀出了在網海搜尋到她爸爸陳年的質詢記錄時,她就不由得哈哈大笑了。

閱讀李昌鈺,回想林山田。
他們同是警察大學第一屆傑出校友。
李昌鈺,以鑑識專業,提倡科學辦案,享譽全球;
林山田,以刑法權威,獻身人權運動,影響台灣。
他們都是「台灣之光」。


(全文畢)


延伸閱讀:

本文同步刊載於民報
1、【專文】林山田:捍衛人權的刑法大師
--閱讀李昌鈺 回想林山田(下)


2、李昌鈺:來自台灣的鑑識神探--閱讀李昌鈺  回想林山田(上)


3、邱斐顯,《想為台灣做一件事》作者。